我看到的农村电子商务三种模式
2017-10-13 20:12:54 | 浏览18次admin

通榆县位于吉林省西部,科尔沁草原东陲,恰在北纬45度,处于世界仅存的三大黑土地东北黑土区之中,属于世界公认的杂粮杂豆黄金产区。

 

就是在这样一个偏远的县域,很难想象该县县委书记孙洪君和县长杨晓峰联名写了一封信给全国的消费者,信件名称叫致淘宝网民的一封公开信,并挂在淘宝聚划算的首页,信件内容比较长,我摘取三点主要内容以做说明。

 

第一,通榆县将借助电子商务全面实施原产地直销计划,通过网购将原产于通榆的优质杂粮杂豆,输送到全国消费者的餐桌上。

 

第二,组建通榆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中心,并委托三千禾天猫旗舰店作为指定网店,实行统一品牌、统一包装、统一标准、统一质量的标准化售卖操作。

 

第三,通榆县政府计划在明年,联合三千禾按照预售的模式规划建设200万亩电商直销基地,要让通榆成为全国消费者的黑土地。

 

农村电子商务的三种模式

 

阿里巴巴研究中心预测,今年在淘宝上的农产品交易市场将达到500亿,经营农产品的网店数量有望突破100万家,并预计明年交易额将突破千亿。如果说去年是生鲜电商(独立B2C企业)的元年,今年则是农村电子商务的元年,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偏重企业独立的市场化运作,靠的是资本推动;后者偏重于县域政府的主导和支持,靠的是政府的公信力,但依然依赖第三方电子商务主体独立运营。

 

短短1年发展,今天已形成了三种农村电子商务的模式雏形:

 

第一种是遂昌模式,走平台化道路。

 

无可厚非,淘宝在推进农村电子梦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尤其重点项目特色中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遂昌位于浙江丽水市,遂昌馆是国内第一个县级农产品馆,今年年初时上线,其核心在一个独特的麦特龙分销平台,借助政府的强大支持和自身体系的巨大聚合力,遂网集合了当地千余家小卖家共谋发展。他们为千余家松散且不标准不专业的小卖家提供专业的培训服务,对上游货源进行统一整合并拟定采购标准,由遂网专业团队进行统一运营管理,线下则按照统一包装、统一配送、统一售后等标准化操作执行,遂昌模式更像是一个区域化的ShoppingMall,他们是一个服务商而已,售卖的是标准化

 

第二种是成县模式,走资源整合道路。

 

成县地处甘肃陇南市,该县电子商务的发展和县委书记李祥的推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李书记因在网上频频叫卖家乡的鲜核桃,而被网友尊重为核桃书记

 

在政府的支持和推动下,成县同样成立了电子商务协会,主打产品有核桃、土蜂蜜等地方特产,依托在淘宝网店进行销售。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尝到了在微博、微信上推销产品的甜头,并招募了不少年轻销售人员,对他们进行专业化的微营销培训,至今他们80%的销售额来自这些免费的社会化媒体,而网店对他们来说更大的价值在于交易,创业初期这未尝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成网工作人员爬山涉水四处寻找优质的农产品货源,找到一家便整合一家,即刻展开售卖,虽受规模限制,但小而灵活。虽然也注册了山泉老树核桃品牌,但还未进行深度开发。

 

第三种便是通榆模式,走品牌化道路。

 

通榆县和以上两县的最大不同是,开门见山进行品牌化运作,为当地的农产品取了一个好名字叫三千禾,并直接进驻天猫旗舰店。和其他两县相同的是,均成立了县域电子商务协会,并有专业的第三方主体进行运营。

 

如果把遂网理解为一个平台,通网就是一家B2C三千禾呈现给你的是一个商品品牌,但其更重要的魅力在全程产业链上进行标准化运作,统一采购、统一包装、统一运营、统一配送、统一售后等诸多标准化尝试。

通榆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会大大的增加品牌附加值,目前主要售卖来自世界三大黑土地之一的杂粮杂豆、葵花籽、具有国家地理标识的草原红牛肉等。

 

有一点需要特别提醒,千万别简单的模仿品牌化这条路,农产品实行品牌化需要一定的基础条件,最基本的条件就是需要耕地有一定规模化和集约化,没有集约就没有效率,没有规模就没有产量,通榆县地处大东北,无论是规模还是集约程度相比江浙地区有着天然优势,专业的品牌化运作将如虎添翼。

 

还有一点需要特别思考,农产品品牌化后走的是多渠道战略,电子商务是重要的战场之一,品牌化的战略价值是可以带动产业群,上游产地可以更加集约化、规划化和现代化,下游可以带动半成品、深加工产业及附属产业的发展,产业发展最终收益的还是老百姓,这才是通榆县政府独具慧眼的地方。

 

以上三种模式,并不代表其一成不变,毕竟行业刚刚开始,创新及变化一直在影响着行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