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必须要涨价!怎么涨?从哪儿切入?我涨别人不涨怎么办?
2017-03-23 09:47:11 | 浏览489966次yunying

快递图片来自“123rf.com.cn”

春节前后,部分快递基层网点出现停业甚至倒闭现象,一时间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与快递公司集体上市的热潮相比,基层网点正陷入越来越严重的生存困境。

当前快递行业呈现比较明显的外热内冷局面,一方面是多年保持50%以上的增速,另一方面是网点盈利越来越难,压力越来越大。如何提高网点利润增加末端稳定性?如何摆脱当前的生存困境?答案是涨价。

问题来了,涨价是破解基层网点生存困境的有效之道吗双壹认为,涨价是解决基层网点生存困境的必然举措,也是唯一举措。

1、利润微薄甚至亏损,基层网点在寒冬中苦苦坚守

双壹咨询在《寒冬降至,快递基层网点的春天会来吗?还有多远?》一文中指出,网点收入不断下滑“开源”日趋困难,同时支出日益增加“截流”有心无力。

在收入方面,收件利润不断变薄,低价竞争是获取客户、快速增量的最有效途径,但此种方式无异于饮鸩止渴;派件难度增大、派件截留等因素导致派件成本增加。

在支出方面,不断上涨的人工工资、水涨船高的房租、刚性支出的车辆场地投资以及难以言说的罚款之痛,均使得基层网点成本不断增加。

网点利润微薄甚至亏损,使其很容易由于资金链断裂而倒闭。此次圆通网点罢工事件,表面看是用工荒的问题,实际是恶性价格竞争带来的必然结果。

2、涨价,快递企业的博弈困境

增加基层网点的利润,最为直接的方式是涨价,但此举会引发价格敏感型电商客户的流失。因此,涨价历来是快递企业慎走的一步棋,稍有不慎便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基层网点在是否涨价的决策上面临着博弈困境,主要的博弈点存在于不同快递企业的涨价行为以及由此引发的市场份额的变化。

快递企业按照涨价和不涨价的四种不同结果

如上图所示,四象限图中快递企业按照涨价和不涨价可以出现四种不同的结果:

结果一:两家企业均涨价,发件客户无论选择哪家快递,基层网点均能够提高收件利润,其结果是双赢;

结果二:两家企业均维持现状不涨价,在运营成本逐渐增加而收件价格保持不变甚至下滑的情况下,利润率会逐渐下滑,其结果对双方均没有好处;

结果三:甲快递企业涨价而乙不涨价,甲企业的部分价格敏感型客户会流向乙,造成甲市场份额的下滑。

据基层网点反映,流失的比例有时高达50%以上。但对于乙来说,短时间内大量新增的快件与当前的快件消化能力不匹配,会造成快件积压、延误等情况,降低服务质量,到手的新客户也不一定能够维护住。而微薄的利润难以覆盖乙的开支,最终也会有所损益。

结果四:与结果三的情况相反。

双壹认为,市场是一个不断博弈的过程,博弈双方在多次博弈中会变得聪明起来,快递价格会逐渐回归理性。全行业适当提高快递价格,有助于摆脱基层网点当前的生存困境。

3、提高快递价格,从上涨派费开始

双壹此前撰文指出,快递业务量集中化趋势非常明显,越来越多的快递网点将沦为派件网点。派费将是基层网点最为重要的收入来源。

要保障基层网点的稳定性,防止罢工、倒闭事件的发生,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上涨派费。

派费上涨,基层网点利润增加,员工待遇提升,人员稳定性增强,收件和派件服务质量得到保障,客户满意度提升,快递使用频次增加,从而形成良性循环。因此,提高快递价格,最有效的方式是从提高派费开始。

4、如何涨价?

长期起来,行业里一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谁先涨价谁先死,谁不涨价谁等死。双壹认为,涨价是一个技术活,既需要企业自觉,也需要政府干预,两者缺一不可

企业自觉

快递涨价首先是一个市场行为,应由企业自行决定。圆通花园桥事件后,各大企业总部已经认识到:涨派费对于维持网点稳定性至关重要。

近期,天天快递在上调派费方面有所行动,中通武汉地区也增加了快递收件费用。此举有助于提振网点信心,改善其生存现状。因此,涨价首先是企业的自觉行为。

政府干预

快递涨价是市场行为,但要真正涨起来,尤其是涨到基层网点、涨到快递员头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通达模式属于加盟模式,层层加盟的模式,最大的弊端就是政策不容易落实到位。

此外,涨价也会影响市场占有率,谁先涨,涨多少,竞争对手不涨怎么办?业务量下滑怎么办?这一系列的问题,使得涨价在操作层面面临重大困局。因此,涨价单一靠企业的自觉是很难奏效的。这个时候政府有必要出面干预

双壹认为,快递发展至今,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来自国家邮政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快递量突破300亿大关,人均快递量达23件,快递俨然已经成为民生工程,其公共性的属性越来越明显,其典型表现是,快递对普遍服务的替代作用非常明显。

既然具有公共属性,政府就不能把快递作为完全的市场行为去对待,而要切实担负起政府应有的职责。在快递涨价这件事上,政府不能放任市场的自发调节,而应承担起市场补位的功能。

双壹认为,政府可通过制定“快递员最低派费保障”制度来调节快递价格竞争是市场行为,政府不应干预。但末端带有明显的公共属性,政府只有通过保障末端网点、基层员工的切身利益来达到限制恶性竞争的目的。

制定“快递员最低派费保障”制度,通过最低限价保障基层的利益,从而倒逼快递企业总部涨价。

在这方面,政府已经有相当丰富的经验,例如最低保护价收购农民手中余粮,最低工资保障制度等等。但有人会说,派费涨价经过层层传导,最终会由消费者买单。对此双壹认为,快递陷入低价恶性竞争的局面,最终伤害的也是消费者。

君不见,网点倒闭、罢工,最揪心的是收件人,是消费者。因此,快递适度的价格上涨,对消费者、对基层网点、对企业总部、对电商卖家都是有利而无害的。

总之,网点只有获得一定的利润,才能够有生存空间,才能保障服务的提供。双壹认为,在当前的局面下,上涨派费是唯一破解基层网点生存困境的解决之道,而派费上涨的成功,既需要企业总部的自觉,更需要政府的干预。

双管齐下,才能保证价格上涨到位,唯此,基层网点才能保持稳定,才能安心的为消费者提供快递服务。